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中心行里的少妇们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张丽珊睁大眼睛的时候,四周一片死寂,她像是被潮汐冲上海滩的一条死鱼,沉重地匍匐在软绵绵的床垫上。在床上她雪白的裸体盘屈如弓,男人健壮的手臂从背后抱住了她,她昏昏沉沉地醒了,头脑却停留在混淆的状态,她的大脑空空如也,所有的记忆像烟火一般都从两只耳朵里漏了出来。厚厚的窗帘遮蔽着,房间里安静深邃,偶尔能呼到外面马路上的卡车声,她睁开了眼睛,睡眠像像长着翅膀的影子远远地离开了她的身子,剩下的是清醒的意识和无力的躯壳,深灰色的黑暗像潮水一样浸泡着她,她觉得自己很肿、很轻也很重。她的头脑如同蒙上灰尘的屏幕,她浑身赤裸着,甚至连内裤也没有,此刻房间里飘荡着黛青色的空气,一个男人从背后搂住了她,他们相叠着侧卧,像两把相亲相爱的银匙。她试着把他的手掰开,可他把她抱得更紧了,随着一声梦中的呻吟,他开始热烈地亲吻起她的脸,他的嘴唇像是饥饿的蛤蜊湿润润,朦胧中,他的四肢像长青藤一亲紧紧缠着她的身体。她努力地将自己的头脑清晰起来,想起了搂抱着她的这个男人,这个高高瘦瘦地浑身喷香的男人,他居然明目张胆地躺到了她的床上,而且,他刚离开了另一个死去的女人,一想到了许娜,她的头脑迅速地清醒了起来,许娜已经死去了,一个美好的躯体就那样烟消灰灭。昨天晚上,她是顶替许娜参加了一个女企业家的联谊会,大家又是唱又是跳玩到很晚,随后是小闵送她回家,他坚持要送她上楼,为了手中并不很重的一份纪念品,他们一起上了电梯。张丽珊发觉在他随随便便的姿态中隐藏着一份不安好心的东西,借着不锈钢的锃亮,她发现他的眼睛闪烁不定地在她裸露的后背上来回移动,他的眼光紧追不舍像火苗一样灼热而且危险,同时也撩拨起了她久违的欲,陡然刺激了她犯错的欲望,其实也许从一开始她就准备着犯错的可能。“你回去吧。”在她家的门前她对他说,脸上浮起了媚人的笑意,他挤住了她,他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圈紧着她的腰,同时,他把脸凑近了她的脸,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他要做些什么,这时,张丽珊要是有点控制力的话,就该推开他,可是她一点也不谨慎,其实她并没有想到过谨慎。张丽珊睁大着眼睛看着他的嘴唇俯下来,门前的走廊显得宽敞而安静,他压住了她的嘴唇,充满着陌生男人的气息。他们亲吻得不急不燥舒缓而长久,随即就撩起了张丽珊身上的欲望,他的舌尖亲昵而热烈地搅动着她的口腔,使她快乐得几欲昏厥,能感到一股汁液从她的那地方渗流而出,濡湿了她的内裤。他就拥着她发软的身子,像是抢劫一样不由分说把她掳获进家里,并准确无误地将她簇拥到了她的寐室,她闭住眼睛享用着他如饥似渴一般的亲吻,脑子里有很多暗影在晃动,像是蜡烛照出来的影子,她的大半注意力放到了嘴唇上,眼前的一切就像突然成为现实,就像她多次在梦境出现过那样。张丽珊的舌尖放肆般地与他交缠着,她的舌头微苦,迷醉如雨后的气息那么清新,房间里散发着一股浓郁香味,然后她的那双手连位带拽地把他的上衣脱掉了,雪崩似的滑过他身上每一块地方,最后停留到了他裤裆里的那地方,那东西灵敏如同子,她感觉到他正一触即发怒发冲冠,她的手掌可能从他的那里检查得出来,那上面曾经粘着许娜的体液和微粒。她在他的裤裆里快速地套弄,那东西迅速地蓬勃膨大起来,这时,张丽珊的欲像一堆火花猛然地爆发出来。“快把衣服脱了。”她急迫的声音沙哑而性感,脱去了衣服,他赤身裸体地站立在床旁,他的身体欣长优美,眼肤紧绷细滑,那根东西温暖干净,把握在手里使人感到沉甸甸般的饱硕。张丽珊将高高盘着的发髻散开了,一头长发如瀑般散落在忱头上,她的双腿微张膝盖屈起,并且抬高了屁股让他从容地除去内裤,他就站立在床沿上,挺动那根早就坚硬如棍的东西凑近了她。他的那东西老练娴熟,撩拨开了覆盖在她小腹下面高阜如馒头般的那一处萎靡的毛丛,像挖掘珍宝般挑弄着她丰厚的肉唇,她感到了她的那地方被他的如榨绸般光滑的龟头弄得颤栗,她肉唇上端的那粒肉蒂快要被他粉碎,她的眼睛在灯光下面因为快乐而润湿,她的双腿在他的挑逗的狂喜中蜷动张合。当他戳进去的时候,张丽珊的那里已是泛滥一片,爱液沾湿了她的绒毛,顺着屁股沟渗漏到了她还没褪了的黑色丝袜上,那湿润使他的挺刺很是滑腻,可以像火花一样激厉着他,并使他们紧密的接触更趋于完美。他旋转抽升在她濡湿的那地方快活得如同小鸟雀跃,而且极富于耐心细致与她周旋着,张丽珊的体内涌动着一股暗流慢慢地凝聚着、积蓄着,那股东西如暗火狂烧、如钝刀割肉,她挺动着腰肢迎接他的撞击,并不时地扳动他的屁股催促起他,越插越高兴、越插越爽快,直插得她像是人间蒸发,直插得她大脑小脑一起震颤。他这种居高临下如同老鹰扑食的俯冲很快就让张丽珊高潮频频,每次的压逼冲刺好像就快戳穿她的心肺。他在她肿胀血管紧贴着的阴道内壁大力地搅动,好像要把粉红色肥厚的子宫腔口碾碎。她快活地扭摆着身子,从微微的喘息直到大声地尖叫,他像是被咒语谜惑住了不能停止,而她也像是着魔般的欢欢挺跃,不能停止地任由着他的狂,他们似乎可以这样一直下去,直至灿烂涅磐。张丽珊不记得昨夜里她是穿着衣服跟他做爱还是被除去衣服跟他做爱,好像脱去衣服之后又跟他做了一次,反正她觉得整个夜里她的身子都让精液、唾沫、汗水粘满着,他好像从没有离开过她的里面,就在她疲倦地睡着时,他还在乐此不倦抽动着。她挣扎起疲惫的身子,她坐了起来时他的手跟随着捂住她的乳房,他的指甲修得柔顺,十指尖尖欣长,就像两只蜘蛛一样爬行在她高耸的乳房上,在蜷缩、挑拨、轻弹,咝咝咝的气息,漫天飞舞着酸楚的汗味。他将头忱到了她丰满的大腿上,开始用他的舌尖抚弄她的那地方,粉红的舌尖和那深褐色的肉唇缠绕在一起,看起来分外的色。一阵阵舒心悦肺般的快感让她不自禁地呻吟起来,她相信过一会,迎接他的将是一次激越热烈的肉博大战。“不行的,没时间了。”她在他的脸上拧了一把,赶忙挣脱了他的纠缠,小闵还躺在床上,看着她扭动着屁股进了浴室,接着里面传来叮咚的水声。“你快点,我们还得赶好长的路。”她在里面尖厉地叫嚷,声音盖过了哗哗的水声。春天很快地过去了,太阳越来越强劲,照耀在街道和人群中,留下一抹抹轻而淡的影子,一些事件在日常生活中接二连三地发生,使人注意不到季节的变化。黑色的皇冠像游移在陆上的巡洋舰,张丽珊戴上了墨镜,香喷喷的车厢里一只蜜蜂撞击着被阳光染成葡萄色的玻璃。监狱位于这城市边陲的一处穷山恶水的山沟中,远远望去,那高大的围墙和铁丝网,以及四边的岗楼给人以仿若隔世的感觉。办理探视手续时张丽珊让小闵在外面等待着,她觉得这种场合他的出现对唐萌太过于残酷了。走入那探视室张丽珊的感觉就不大好,空气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压抑着她的身体,狱警的脸上毫无表严肃得过份。在他走进来时,他用充满惊讶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唐萌看起来比以前成熟了很多,脸上细细密密的胡须更显出他的粗砺。“你好吗?”张丽珊急切地拿起话筒说。“都在说中心行死了一位少妇,是让人扼死的。”他没直接回答她的发问,他的声音遥远而清晰,话筒不时有静电的滋滋声。“真的,是许娜。”她说,唐萌接着说:“我以为会是你。”他的头发有点长有点乱,眼睛有点湿有点近视,嘴唇有点笑意有点冷,狭小的探视室有种特别安静的气氛,眨一下眼睛都听得到声音,“你就这样恨我吗?”张丽珊用手捂住了脸,这是一张令人过目不忘的脸,尖尖的脸庞,斜梢飞起的眼睛,苍白而毛孔略显粗大的皮肤,浓得要滴下来的口红。“不是,我是为你担心。”唐萌的脸上苍白,他的额头满是细密的汗珠,说话也难得完整,她想此刻她要是能够伸手拉他,他就会飞快地跟着她跑出这么个地方。“你为什么不同意离婚?”他平静地问,脸上毫无受宠若惊之意。“我等你,虽说你应服八年的刑役,但我想,你一定能减刑或提前役满的。”她实事求是地说。“你就这么肯定。”他的脸上掠过一丝揣摩的神,似乎对她的话不大相信。“真的,你就再坚持三两年,我一定把你弄出来。”她说得斩钉截铁,他对她的脸感到了陌生,如今的她脸上那股特别的神采,以前那个羞怯怯眼睛不敢直视,说话也轻声细语的张丽珊不见了。“我定努力赚到大钱的,我要买别墅、开好车,等你出来了,就好好地享受着吧。”她说着,脸上没有一丝得意之色,他终于明白,她那尖锐慑人的眼神,使人自然而然地想起了江湖女杰这类角色。唐萌目眩神迷地坐在里面,半怀着悲哀、半怀着感激,看着妻子,他注意到她那半圆形的黑眼圈,就像两只调羹一样印在脸上。“真想现在跟你做爱,然后怀上孩子,等你出来时,孩子就能叫爸爸了。”张丽珊充满真诚地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在里面,我特别后悔,就是没让你怀孕。”他说,隔着厚实的玻璃,他只有深地凝视着。张丽珊很冲动地把手贴在玻璃上,他在里面不由自主地退缩了一下,一股令人晕眩的东西在压迫着他。探望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一些让狱警看来不必要的东西被退了回来,铁门缓缓地合上,在一晃间,他们对视了一眼。张丽珊读懂了唐萌眼中的含意,那是充满留恋的,她心碎得几乎听到啪啪啦的声音,像是家具上的木纤维裂开来似的。回到了家里,张丽珊谢绝了小闵,她不是很笨的女人,她知道此时他要什么,但她没心,这时候她很想独自一人,尽管他深意切。睡意像潮汐一样汹涌地席卷着她,这是多么容易入睡的一次。唐萌、小闵,所有跟她上过床的男人,她的焦虑、还有生活中的难题都统统见鬼去吧,先睡一个好觉再说。第二天,张丽珊拒绝了小闵接她上班,自己驾着车。她把车上所有的窗子都打开,凉风扑面,阳光像是一片蜜糖用恰到好处的粘度亲近着她裸露的皮肤。距离正常上班的时间尚早,街上的车流并不多,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她让警察截住了。“对不起,小姐你违章了,请出示你的证件。”警察朝她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说。“我不就是只压住了线吗。”张丽珊从包里掏出驾驶证,一条雪白光滑的手臂伸出了车窗,她发现那警察目不转睛地顺着她的臂膊睨视着,她记起了腋下那几根锦绣的毛发还来不及脱除,有些老羞成怒地对他吼叫着:“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信不信我能让你脱去这身警服。”她不知道自己的心理感觉怎么会变得怪怪的,陌生男人看她的眼神依然让她有本能的满足感,但一想到自己像道甜点一样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她的潜意识里又会变得怒不可遏。“在我还没脱去时,我还是一名负责任的交通警察。”他不贬不恭地说。张丽珊迷迷糊糊地看了他一眼,一瞬间她就看上了这个英俊的警察。她的身子如触电般地摇晃着,乖乖地受了处罚,顺便将那新印的带着香味的中心行总经理的名片递给了他。后来到了床上,她再一次证实了她对男人独有的观察力,那位交通警察常于异人的性能力把她修理得服服帖帖,其势汹汹其时长久。对于现在的张丽珊来说,她很是浮燥,一颗不安份的心永远在飘来飘去、一刻也不歇。离开一个男人怀中,再跟另一男人上床,这种频繁反复周而复始的行为,几乎是一种生活的本能,易而反掌地尽操练保持活力。小闵,现在是中心行的人事主管,他的手里拿着一大叠花名册来到了张丽珊的办公室,这是这一次应聘考试的大学生。张丽珊对着那些照片一张张仔细地查验,突然,她抽出了其中的一张,对小闵说:“这个,你马上通知他,我要面试。”那又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孩,他漂亮得令人着迷,他那双拒人千里的眼睛令她觉得怕遭其拒绝。他有光滑的皮肤、高高的个子,宽肩长腿还有一个鼓胀胀的臀部,像是黑人运动员那样。小闵发现,这时的她面部表出奇地年轻,犹如豆蔻年华的少女。许娜是离去了,就算她跟男人的故事销声匿迹了,但中心行的男女之间的故事依旧上演,充斥其中的就是欲,围绕着这些展开惊心动魄、伤筋动骨、林林总总、五花八门的场面。(全文完)

喜欢中心行里的少妇们请大家收藏:(www.4txs.com)中心行里的少妇们四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盛夏之夫妻交友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爱与欲(爆乳淫奴)小涵的淫荡告白我为卿狂欲望中的颤抖我的支书生涯高树三姐妹厕所瞟春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