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时从梦华录开始 > 第十章 新词

第十章 新词(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唐培松面带笑意的拿起仆人拿来的纸张,他心中已经有了考量即使诗作不堪,也勉强为元安留些面子。

不愿让一个喊出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的少年郎失了心气。

“好字,好字!”

他连连的喊了两声好字,思量了许久说了句:“可真是屈金断铁之作,今日我的寿宴上这幅字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这幅字果真是锋芒毕露,杨秉写这小行诗的时候心中激昂顿挫,落笔之时心境也是与以前大不相同。

唐培松觉得不论诗作如何这幅字就令人眼前一亮焕然一新,一旁的贺信也收敛住喜色拿出了一个如威严师长的姿态点评道:“嗯,书法有所长进”

这在场的其他宾客好友也被勾起了好奇心,拥簇了上来想要一睹其何为屈金断铁之作。

唯独只有吴庭梗着脖子不发一言,他平日里也是自诩文人雅士,对于诗赋和书法也是有所好的。

只是此时却碍于面子做不到低头,只能僵在那里期盼这篇诗作不堪入耳。

“千里潇湘挼蓝浦,兰桡昔日曾经。

月亮风定露华清。微波澄不动,冷浸一天星。

独倚危樯情悄,遥闻妃瑟泠泠。

新声含尽古今情。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宋朝的诗词都是符合音律的,所以唐培松读起来时也是抑扬顿挫的。

杨秉这一首诗所抄的的乃是秦观所作,作为婉约词人的领军人物,这一首小词写出来就必然会在众人面前引起不小轰动。

而且是一位仅仅十六岁舞象之年的少年所作,底下的众人也是闭眼细细揣摩思索。

整篇诗作的基调是清冷哀怨的,一首明妃曲中是家国离别的哀怨离愁,而这首词中却是湘妃的哀怨。

杨秉再抄之前自然了解当下的时代的,如今有些像是处于宋真宗年间,可却又有些地方出入较大。

就像是另一个平行时空的宋朝,只是自宋以前的历史时期和书籍却是没有变化的。

“此诗清冷哀怨,像是借着湘妃的思念写出来忧心国事的心境,没有想到小小年纪竟然能够忧心国事,不过如今的你更应该将心事放在读书上,朝廷当是唯才是举”

一位身着青衫之人出声说道,抚须颇为赞誉的说着。

“谢先生的点拨,晚辈明白”

杨秉在这里辈分最低,自然是要拘礼甚恭了,众人也是应声附和唯独吴庭面色难堪。

这青衫儒生的身份,乃是杭州的明新书院的山长在读书人的心中还是颇有威望的。

对于他的点评众人也是多有认可,宋引章低着头面色赧然,没有想到这少年郎会写这么一首好听的诗词给自己。

里面表述的哀怨离愁她喜欢极了,只是她不敢抬头去看他的样子。

她发出细若蚊蝇的声音:“唐先生,这位小郎君的字能否赏赐给妾身”

唐培松也没有生气,反而笑道:“这可不行,这可是今天我收到最好的寿礼”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祖宗保佑:我建立了千年世家朕乃一代圣君扎纸匠:这是聊斋明末混在洪武当咸鱼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诸天大明联盟堡宗别闹大唐:安西最后一个信使穿进语文书,从刺猹开始宋时从梦华录开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