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社恐型谋主,曹操人麻了! > 第六十二章:要不,我们再去投曹操?(二合一)

第六十二章:要不,我们再去投曹操?(二合一)(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

郭誉,攻的是城,夺的是心!

寿春百姓的真心!

曹操,借的是怒,给的是火!

点燃矛盾的怒火!

“破了!破了!”曹操看着寿春城,兴奋得双眼泛着血红的光:

“攻城!拿下袁术人头!”

“杀——”

“冲啊——”

群情愤慨,勇往直前!

将士们本来就徘徊已久,此刻面对既定的胜局更是犹如猛虎归山蛟龙入海,冲杀得酣畅淋漓。

寿春守军根本就无力抵挡!

甚至有人直接投降!带着他们冲进袁术的皇宫!

此情此境,曹操已经不能用激动来形容!

“妙啊!”

他一把拉住郭誉的双手,不停地夸赞:

“郭誉,你真是……妙!”

“这一仗真是打得太妙了!”

“回许昌以后我就把女儿嫁给你,如何?你挑一个!”

“啊?”你女儿?

“我有一女曹宪,年方15,可以嫁人了!”

曹操目光灼灼,势必要将郭誉招为女婿。

吓得郭誉一个激灵:

“这……改日!改日!”

“行!”

曹操嘿嘿一笑。

来日方长,自己还有这么多女儿呢!

慢慢来,不是吗?

……

这个冬天,寿春之战成为了震动天下的传说。

一个雄韬伟略的霸主,一个初出茅庐的谋臣,两个人隔着将近二十岁的年龄差,却是一个敢放权,一个敢担当,打出了空前绝后的漂亮仗。

寿春城只用了短短几个时辰便被攻破!

袁术在纪灵等人的保护下,沿着苍梧小道仓皇出逃。

而吕布和陈宫,也早就看准时机溜走了。

毕竟亲事一直没有提及,也早就作罢,吕布的兵马都没有出现太多。

只是,苍梧小道之中,刘关张三兄弟早已经伏击多时。

袁术带着残兵败将一到,顿时被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只剩下不到百人护送着他来到一个破庙之处,匆匆藏匿。

只是不一会儿,刘备的人马便已经追到。

只见张飞抬起脚一踹,那大门便轰然倒塌,连着墙壁一震,满屋子的文武官员顿时惊慌失措。

“明公,”刘备走进来,带着张飞关羽,如同三座大山将出口堵得严严实实:

“还能去往何方?”

“天亡我也!”

袁术仰天长啸,满目萧索:

“想我袁氏一族,四世三公!想我袁氏子弟,南北各一!若是我们能携手与共,这天下都是我袁氏的!”

“只可惜袁本初小妾之子,目光短浅!收到我的信却不敢自立为王!”

“今时今日,是天不助我袁家!是时不造我袁术!”

“而你,刘玄德!”

“你号称大汉皇叔,却甘为曹阿瞒的鹰犬!”

“可悲!可叹!可气啊!”

袁术站起身来,满脸无奈和同情的看着刘备:

“你比我更可悲啊刘备!”

“汉贼!”刘备呵斥道:

“你篡汉自立,本来就是违反天理伦常!为世人所不容!为天道所谴责!”

“身为汉臣,世代受恩,你却篡权谋反,自立为王!我刘备不屑于你相提并论!”

“我呸!”袁术啐了一口,乱发披肩,更显疯癫。

可是那眼睛中透出的绝望和精光却依旧闪亮:

“刘备,你不用如此惺惺作态,冠冕堂皇!”

“从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时候,我们就都看出你志向不浅!”

“所谓成王败寇,无非是实力允许的问题!”

“要是你现在能成大事!你会不自立?要是你日后打出了一片天下,你会不自立?”

“胡说!”刘备道:“你休得胡乱攀咬!”

“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有数!”

袁术轻笑一声: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无话可说了!你动手吧!”

袁术说着,整理好衣冠仪容,闭上双眼。

在他身后,文武官员也开始有了啜泣。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在寿春城破的那一刻,他们便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

只是他们选择了跟随袁术。

“在下曾经承蒙足下照顾,深知你是个体面人。”刘备扔下一把长剑:“我不杀你,你自行了断吧!”

说完,他转身走到门外。

“也是!”袁术捡起长剑:“那我就先走一步,在下面看你如何成就你的大业!”

说完,他拿起袖子仔细擦了擦长剑。

紧跟着,举起就是朝着脖子一抹。

“划拉——”

鲜血喷涌。

满地鲜红。

长剑过处,袁术的脑袋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态歪了下来。

他轰隆一声倒在地上,甚至眼睛都未曾闭上。

身后的臣子痛苦流涕,如同待宰的羔羊,等待着他们的命运。

刘备却是朝着他们摆摆手:

“你们这就散去吧!袁术之事,本就是他逆天而行,与你们无关。”

“你们就此归家,或者另投明主吧!”

“这……”

“多,多谢玄德公!”

这不到百人的文武官员,有人认得刘备,跟他施礼后千恩万谢的离开。也有人一直跪在袁术身边泣泪横流,哭主公,哭基业,也是哭自己。

袁术手下,也曾人才济济。

只是现在武将纪灵战死,陈宫,吕布出逃。

至于归隐的阎象,更是在城门打开的那一刻自刎归天。

死的死,逃的逃。

到了最后,也就只留下了跪在他身边的十几个人罢了。

刘备越过他们,手起刀落。

袁术的人头到了手,带着张飞关羽一起朝着营地跑去。

身后是远远飘散的痛哭。

脸上是冷冷吹来的寒风。

回想起袁术死前的话,刘备产生了动摇。

我刘备怎么能敢于平凡!怎么会甘于人下!

可不就是时势如此!

我现在拿着人头去许昌,难道不是想求大业,想成大事?

只要现在拿着人头回去,我或许就能得到侯爵之位。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干宋朕乃一代圣君扎纸匠:这是聊斋明末美国农业不发达,需要金坷垃大明:我为朱元璋续命七十年北宋大法官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大唐:安西最后一个信使宋时从梦华录开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