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武侠修真 > 我是半妖 >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免我颠簸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免我颠簸(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咳咳咳!!!”牧雅诗掩唇重重地咳了起来,将嗓音咳得有些沙哑:“无妨的,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莫要拘谨害怕。”

她朝着少女笑了笑,温声道:“你小时候,还缠着我要浆果吃呢?这些年不见了,都出落成了这般亭亭玉立的模样。”

许是那温柔的笑容极富感染力,倒是不像笑里藏刀的样子,牧菁雪微微放下了心中的戒备之心,想着如今她已经没了任何依仗,确实不好违背这些大人物的意愿。

只好慢慢蹭了过来,尽可能地表露出乖巧耐心的一面,候在榻边,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神色。

当然,如果没有族长大人那凶冷得快要吃人的目光就好了。

牧雅诗淡淡斜了牧连焯一眼,道:“地上的碎片渣子去收拾一下吧,莫要划伤了人。”

牧连焯面色顿时青绿交加,但抵不过媳妇儿那冷淡的神色,还是一言不发,生着闷气地弯腰去收拾了。

牧雅诗冷淡的目光落在少女身上,便又不那么冷淡了,如同春风化冰雪一般,带着明媚的暖意,开始与牧菁雪开始拉家常的闲聊起来。

牧菁雪只觉得这个女人的笑容如同一把无形的刀子,在她脖子间划啊划,她被她的笑声惹得心肝乱跳,只好小心谨慎地应付着她的问题与交谈。

牧连焯实在不知,这素来不对头的二叔家小孙女有什么可拉着胡聊的。

牧雅诗是个健谈之人,而且亲和力极强,纵然是牧菁雪一心防备与惶恐,在逐渐攀谈的过程中,也不由被她那温和慈爱的态度所感染,紧绷的肌肉也不由慢慢放松开来。

因为她逐渐感受到了五长老眼中的善意,以及对她发自内心的怜爱。

那种怜爱,是在爷爷牧片风中也不曾看到的。

反倒是,曾经还在世上的老族长,经常也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

牧菁雪心头微暖,言谈之间也不再拘束,渐渐地倒也是真的有将她当成和善的长辈来看待。

忽然间,冷不丁的,牧雅诗微微一笑,道:“菁雪看起来似乎有些喜欢那位南族少主啊。”

心中逐渐放下戒备的牧菁雪下意识地笑着点头应道。

脑子忽然一声警觉炸响,点了一半的脑袋硬生生地僵停了下来,她吓出一身冷汗,用力将脑袋狠狠一扭,咔嚓一声,连连摇头:“不不不!对于菁雪来说,子忧少主就像是姐姐一般,令人敬重,南族的陵少主与子忧姐姐自由便有婚约,那么陵少主便是我应当尊敬的姐夫,菁雪怎敢胡乱起意。”

这姑娘很聪明,知晓在这两位大人物的镇压下,那位南族少主是她这一声都不可向往获得的闪烁星辰。

既然向往不得,那能攀关系就攀关系吧,当个姐夫能够日后多关照她一二,也是极为不错的。

牧连焯冷哼一声:“最好是这样,不然我这可没有什么好果子给你吃。”

房间里一时安宁,大雪更是无声寂静。

牧雅诗深深地看了少女一眼,眸色忽然变得几分诡邃,她沉默了很久很久,才缓缓说道:“如果我说,一开始,与那位陵少主定下婚约的不是牧子忧,而是菁雪你呢?”

淡淡一言,犹如新芽破土,雷破惊天!

牧连焯浑身一震,因为夫妻团聚而红润的面色,刹那间顿时褪了个干干净净,心中惶然,宛若看陌生人一般怔怔地看着妻子,思绪一片空白!

牧菁雪被这从天而降的一句话砸得七荤八素,一时间,当真是不知该喜还是该惊。

……

……

陵天苏并未撑伞,独身漫步于暮雪之中,他眼底的温和笑意在漫天飞雪之中逐渐冻结成冰,目光比屠杀之时还要来得更加深寒。

夜幕已至,天穹之上是无边的黑暗,如同未被清水晕染化开的古墨。

不见翻星,唯见飘雪如柳絮。

陵天苏脚步忽然停了下来,身后雪地间的两行脚印很快被大雪所掩,他目光平静地看着暮雪之中,撑伞而立的女子,没有说话。

银丝覆白雪,皑皑袭寒。

骆轻衣撑着黄纸伞缓步而来,抬起素白的手掌替他拂去发间白雪,不大的伞面落在两人的上方。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以力证道:从莽牛大力拳开始从野狐开始求道我把亲姐锻炼成拳法八级福德天官儒圣顺着网线打人的日常刚成仙神,子孙求我出山加钱真君:从提取人生副本开始刚成仙神,子孙求我登基西游:我孙悟空才不要大闹天宫我有一本万世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