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武侠修真 > 我是半妖 >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残兵败将一手可收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残兵败将一手可收(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陵天苏懒洋洋地靠在椅垫上:“我不动将死之人,妖魂残缺的妖狐是不受妖神庇佑的,死后必然会如凡人一般,坠入无间,无间有十八般苦楚要受,妖族需得受百年煎熬,我不懂她的命,只是她死后……”

他平静无波的蓝眼睛微微眯起间,眸光骤然冷冽,绽出几分可怕的戾意:“她死后的生生世世——我不禁要动,而且还要让她永无翻身之日,正好下去与牧魏作伴。”

阴界掌万物之死命。

而掌阴界者,便是那鬼世之王。

骆轻衣想,他家世子殿下虽是人间巅峰长幽境的大修行者,可阳间人又如何能够插手阴界事。

虽是心存疑惑,可看到陵天苏面上那冷凉的笑容,她又隐隐觉得,他家世子殿下,没有说谎。

一旦那位北族夫人咽下最后一口阳气,等待她的,必然绝将是万劫不复的鬼狱一生。

接下来两个月时间,北族日子过得倒也还算是太平安宁。

海还是那片海,山还是那片山。

陵天苏很少去深涉北族风光,北域之中,有着不少被北族庇佑的其他妖族,经两个月前,陵天苏的一场复仇屠杀,那些平静隐于山林里的各方妖族势力都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北狐一族,为北方妖域的王。

如今,北族九名长老,只存二三,德高望重的牧良平又被放逐出疆土之外。

为了彻底杜绝与冥族之间的联系,族中上下,曾接受冥种之力的族人,皆想方设法拔出冥种,耗费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两个月下来,本就所剩不多的北狐一族,又大伤元气了一回。

恶疾根深,挖骨剔除,虽然深痛,却也将毒瘤连根挖出。

如今的北族,倒也算的上是干净清明。

不再受冥种之力的侵蚀,影响情绪,各个部落之中陷入了一种平衡的安宁。

曾经,一度称霸北疆,鼎立与人间国土之上的种族,忽然变得安宁下来,这偌大的神秘雪域,难免就要变得空旷不少。

一名身穿兽皮魁梧的男子,站在应穷怒的身边,他脚底下玄铁重靴萦绕着紫火妖电,一身沉沉气息如山如岳,额生牛角,角形巨大,如铁铸一般,身体间的肌肤也是沉重的铅灰色。

他说:“时隔二月,少主才开始整理大军,收服北疆各方部落妖族势力,覆雪而藏四方,伺时而动,北狐一族绝然想不到,我等未在劫火大起之时,趁乱起兵,而等北方战局平定,再行起兵,必然能够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说话的这名男子身材本就已经十分魁梧,时隔四年,身为夔牛一族的少主应穷怒,种族天赋似乎早已通过某种特殊的方法引燃觉醒,如青铁般的肌肤间,隆起数道深灰色的兽纹脉络,在他肌肤间游走出可怕的妖力痕迹,最终汇集于身后那只青黑的牛尾之上,犹如一柄妖魔的铁鞭。

失去的右手始终没有方法再生出来,空荡荡的袖管在风雪中飘舞着。

失去一条手臂的他,丝毫不影响他魁梧威严的体格。

他嘿嘿一笑,参差锋利的兽牙在大嘴下透出森寒的光泽,故作矜持笑道:“这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比雪域里的那些傻子多了几分心眼罢了,都说破船还有三千钉呢,那北狐一族横了这么多年,甚至忘其根本,依附人类,这便早已注定了他们会被妖神遗弃,覆灭不过是迟早的事,我不过是借了南族那小子的势,摸了一个便宜。”

似是回想起了什么往事,应穷怒摸了摸自己的断肩,手指蓦然收紧,面上的笑意也一点一点的消失,冷哼一声:“倒是没有想到,当年灭南一战,能够让那好命的小子捡回一条性命,竟然给北狐一族种下如此杀劫,这场狗咬狗的确精彩。不过我瞧着这陵天苏也是个妇人之仁之辈,这杀一手留一手又是几个意思?真当他行了如此狠绝之事,留下剩下人的命,他们便会感激于他吗?”

应穷怒伸了一个懒腰,面上带着残酷欢愉的笑容:“如今还得麻烦本少主来亲自动手,不过也好,倒也给了本少主一个整顿收复北疆的理由,如今这一战,必然能够名传千古,一战问鼎于北,我夔牛一族,将成为着北方的新王!”

旁边那夔牛战士也跟着畅然一笑,神态激昂道:“少主智慧过人,天生的王将之才,当初并未接受冥种便是为了今日之心,北狐一族,剜骨拔冥,必然元气大伤,少主给了他们两个月时间整顿,他们绝然想不到,我们会在这个时候袭兵北上,那群残弱之兵,如何能够抵挡我夔牛一族的铁骑长锋!”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刚成仙神,子孙求我登基加钱真君:从提取人生副本开始武当小道童我把亲姐锻炼成拳法八级福德天官我成了女频修仙小说中的炮灰凡人之从卧底开始我有一本万世书刚成仙神,子孙求我出山凡人:掩月宗的日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