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罪爱(父女恋) > 谁能斗过谁(上)

谁能斗过谁(上)(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林音往杯子里丢安眠药的时候,心里还是非常紧张的。

恐怕是做贼心虚使然,她背对着身後的男人,挡住他的视线,迅速将一片白白的药片丢到水中,看着它咕噜咕噜泛起白色的气泡消失无踪才安下心来。

虽然心中也有愧疚,但为了他着想,同时更是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她不得已出此下策,做了回坏孩子。

有时候,她觉得那个30岁的大男人才是小孩子呢。自己的腹部被开了个大洞,不死就是奇迹,这样还不老老实实待在医院。昏迷了快一个星期,好不容易醒来让大家安心了吧,又立即要求出院。理由竟然是──医院的环境不好。他仗着自己跟周继鸾的权势要了间豪华单人病房,竟然还对此不满,真正的理由恐怕只有一个──没办法对他的宝贝肆意妄为。

无奈他是重伤患者,大家只有依着他的任性,尤其是林音,更是被吃的死死的。自从那晚的深情告白解开两个人的芥蒂之後,这个男人简直就变本加厉的要讨回过去的损失似的,哪怕是林音搀扶他走路,他都抓紧时间趁机偷香,最後在无人注意到的地方演变成火辣辣的成人秀。

“你是发情的动物吗?”

“有你在,一年四季都是春天。”

每当林音无奈质问的时候,她的父亲、那个号称“商场的拿破仑”、有着一干fans追捧的“钻石单身汉”都会如此回答,同时附加的,还有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我是傻瓜。我真是傻瓜。

每每看到他心满意足的笑容,林音就会陷入到无限循环的自我悔恨中──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虽然那时的告白不是冲动,但带来的後果却比“冲动的魔鬼”还可怕。

她拒绝在无人或者晚上踏进林瑞的病房,哪怕是他装可怜、用伤痛做武器。发现此招再也无效之後,他便强烈要求出院回家。

任劳任怨黄牛命的周继鸾只有移驾登门看诊。

“这个给你比较好。”

临走前,他把一包小药片偷偷塞进林音的手里,看她不解的模样解释道:“普通的安眠药,可以让那家夥好好睡上一觉,帮他休息恢复身体,你也可以暂时轻松一下。”

他当然看得出林瑞打的什麽算盘。那天早上他被紧急铃声叫到病房一看──林音吓得脸色苍白手足无措,一切的祸首却腹部大出血几乎洇湿了床被,脸上竟然是很满足的笑容。

真是不要命了!

周继鸾当时的反应只有一个──对着那不知所谓的男人脸上狂喷麻醉气体,让他彻底睡死算了。之後林瑞老老实实的养伤,对於不妨碍伤口恢复的适度发情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回到了林瑞自己的地盘,再有什麽出格的事可就不在周继鸾的控制范围之内了。

所以他给了林音无色无味的安眠药,就算他不这麽做,林音也得向他求助。

在医院他都敢那麽肆无忌惮,回了家,自己还指不定会被怎麽样呢。昨天晚上,那男人说这个病房留下过他人生最美好的回忆,便拉着她去“重温”,算是出院前的纪念。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威胁加利诱,解释说再放纵的话他一定会失血过量致死,才终於逃过一劫,代价麽,看她红肿的双唇就知道了。不过,今天晚上也许就没那麽好运逃脱,家里只有两个人,她怎麽也得负起照顾伤患的重任。希望他老老实实的不吃自己豆腐真是比登天还难,不过周医生真是好人,解了自己燃眉之急。

“小音,我的伤口好疼~”

那男人撒娇一般的喊声把林音唤醒,她赶紧看看那杯清水──毫无异样清澈透底,便转身回了客厅。

她的老爸,有着修长身段俊逸面孔的33岁男人正仰躺在沙发上大呼小叫,看到自己的宝贝,立即跟变脸秀似的换上痛苦的表情,指着自己的腹部,戚戚的叫苦:

“小音,伤口好疼啊~你看看,是不是流血了?”

林音叹口气,随手将水杯放在桌子上,坐到他身边,动作麻利的解开衬衫──健硕胸膛下是不搭调的纱布,洁白如常。

“没出血。”

刚要抽回手,却被一把抓住,抬头就看男人有些灼热的视线。

“帮我揉揉……”

他贴上来说道,这声音就是蛊咒,趁着女孩一愣神之际,他抓起她的手,沿着自己的腹部摩梭起来。

林音气急败坏的说:“你刚才不还是说伤口流血了吗?”

“伤口周围好疼,你给我揉揉就舒服了。”说着,引导她的手在自己的肌肤上游走,不怀好意的故意掠过自己的下腹。欲望已经抬头,撑起了小帐篷,每次“不经意”碰到那个鼓包时,他都会坏心眼的欣赏林音咬着下唇害羞的模样。

动作幅度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快,目的也越来越叵测,落在自己脸上的视线也暧昧的令她不敢抬头,仿佛自己的视线一旦与他接触,便会引发欲望的大爆炸。

该怎麽办?他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坐了起来,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攀上了她的背,掀开衣角探了进去,沿着光滑的背脊游走。男人的手法太Se情,不过是抚摸而已,却能挑起她的情欲,激起皮肤表面一粒粒微小的颗粒,一阵酥麻从背脊一路贯穿到头顶,差点就要让她娇喘着倒在他的怀中了。

年轻的身体是经不起挑逗的,要是一直这样下去,今天被他“吃掉”是不用再怀疑的事。

眼角余光看到了桌子上的那杯水,林音一下子清醒过来,慌张的从男人怀中挣扎出来,“药!你该吃药了!”

林瑞看着她手里那堆莫名其妙叫不出名字的药片,脸色迅速阴沈下来,不满的说:

“这麽明显的拒绝我,真是令我伤心──”

林音心脏狂跳,紧张的说:“你在胡说什麽……?”拿着水杯的手也在微微抖动。

他会不会发现了什麽?

林瑞身子一仰,倚靠在沙发靠垫上,盯着林音的眼睛说:“在这个时候拒绝我,简直害我一样。”

林音哭笑不得的说:“我希望你能快点恢复健康,让你按时吃药也是错的吗?”

林瑞眼睛一转,不知道在想什麽。现在,他越来越会熟练运用自己的伤病优势来向林音换取点什麽,他知道她舍不得自己受苦,不管多过分的要求,最後一定会被威逼利诱成功。

“喂我吃。”

他笑得戏谑,眯起的眼睛目光精动,像只收起了爪子悄悄靠近猎物的野兽。

什麽?

林音差点就叫出来了。

手里这杯水自己可是万万不能喝的,她觉得自己的心思太重,再犹豫下去一定会被识破,便急忙说:“不行,除了这个,什麽都可以。”

“除了这个什麽都可以?”

男人立即露出惊喜的神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

话一出口她就後悔了,可是转念一想,等会儿他睡死过去,谁还在乎什麽约定。可为了不至於日後被他用这个承诺要挟住自己,她还是小心翼翼的加了附加条件:

“别太过分,你要是让我……那是绝对不行的。”她脸红了一下,义正言辞的说。

果然,林瑞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顿时萎靡起来。觉得那样子的他好可怜,又想起自己正要准备对他“下药”,内疚之情油然而生,她小声嚅嗫道:“除了……之外……”

虽然很细声,可还是被林瑞捕捉到了。他说,“算了,看你那麽为难,我也不强求了。怎麽说我也不是野兽,等会儿,让我好好抱抱你。”

只是这麽简单?

面对女孩狐疑的目光,他苦笑起来:“你不愿意,我又不能强迫你。去,把冰箱里的红酒拿出来。这药真难吃,等会儿用酒漱漱口。”

“你能喝酒吗?”

“别告诉周继鸾,他太罗嗦了,稍稍喝点没问题的。让我禁欲就算了,还要让我禁酒吗?”

林音听後立即就乖乖起身去厨房,生怕他有什麽翻悔。

她还偷偷看着身後的男人是否真的在认真吃药。回来後看见空空见底的杯子和男人不疑有他的神色,才终於安下心来。

“怎麽只有一个杯子?算了,我更加喜欢用自己的嘴巴喂你。”他神色轻松的说。

“什麽?为什麽我也要喝?”林音惊问道。

“庆祝我大难不死。”他嘿嘿笑着,将琥珀色的液体注满了高脚杯。他自己喝了一口,揽过还在发呆的林音,挑起她的下巴,对着那红艳的唇便吻了下去,口中芬芳的佳酿顺着舌头哺了进去。

芳香的甜蜜充斥在两人的齿间,浓郁到令人迷醉。

“呜……你干嘛……”

不胜酒力的她立即脸红起来。

“很好喝吧?是75年的陈酿。”

林音瞪了他一眼──明明知道自己酒量差,还逼着自己喝,拿膝盖想都知道他安的什麽心思。不过自己只喝了那麽一小口而已,在他的安眠药效力发作之前是没事的。

“这酒的酒精度不高,你喝也没问题。”他谆谆善诱,还特地指着瓶身的说明,“12°的红酒,怎麽也醉不死人的。尝尝看。”

说着,他递给她一杯,“你先啜饮一小口,让酒在舌尖溶动,感觉它的味道及酸甜度。”

只是陪他喝酒,这样的小小要求还是可以满足他的吧。

林音乖乖听话照做,待酒液全部吞下後,看着他期盼的目光,不知道要发出什麽样的感想才算合适。

“爸,你是不是……比较喜欢我是男孩?这样我就可以陪你喝酒了……”

余下的话还未出口,她就噤口,因为男人的脸色刷的阴沈下来──她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对……”

道歉的话还未出口,男人就猛扑过来,狠狠的咬住她的唇,那吻就像是惩罚似的激烈而炽热,连她的呼吸都要吞下去。

太过热烈的情意灌注到她体内,差点就要让她燃烧了,如果此时不停止,差不多就没救了。

她不得不求饶:“对不起……是我说错了……”

看着女孩的脸憋得通红,他才终於放过被他蹂躏到红肿的娇唇,不过这还不算完,他指着酒瓶里剩余的液体说:“那些你就自罚好了。”

说得轻描淡写,却苦了林音。她掬起小脸,苦兮兮的央求:“爸……”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宦妻小涵的淫荡告白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武林启示录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娇妻们的变化背叛高树三姐妹人生性事之写点真格的我为卿狂
返回顶部